公务员辞职去非洲保护动物 遇险曾被狮子搭救

发布时间:2015-05-10 10:15:32
公务员辞职去非洲保护动物 遇险曾被狮子搭救

公务员辞职去非洲保护动物 遇险曾被狮子搭救

“狮子王”星巴

公务员辞职去非洲保护动物 遇险曾被狮子搭救

近距离观察狮子

“狮子王”来了!

这个狮子王叫“星巴”,非电影《狮子王》里的那个“辛巴”。星巴是贵州人,今年42岁,原名卓强,他是第一个深入非洲全职做野生动物保护特别是保护狮子的中国人,第一个在非洲注册NGO(非政府组织)的中国人,现为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公益基金会主席。

昨天他来到杭州西溪阿里巴巴淘宝城,成为阿里自然大讲堂的公益讲课人,带来他和非洲狮子的故事。

从小我做梦都想变成狮子

大学学外语是为了去非洲草原

还是孩子的时候,卓强就特别喜欢狮子。“我小时候有部挺红的动画片《森林之王》,我一看到里面的小白狮就特别喜欢,常常期望自己能变成一只狮子在大草原上奔跑,这种想法甚至会变成梦,梦里我就是一只自由自在的狮子。”

有人说,这是入戏太深了,就像姑娘们看过了《灰姑娘》,都期望最后能嫁个王子。

“这个类比是有点像。”卓强笑了。不过为了能亲自去非洲看狮子,他努力了很久,“我知道非洲很多国家的官方语言是英语,所以大学时特别选了英语专业,没想到还有些国家是说法语的,所以又学了法语做第二外语。”

结果大学毕业,他成了一名公务员,接着结婚生子,生活轨道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离他的狮子梦有点遥远。直到2004年,“我第一次有机会到非洲看狮子,在肯尼亚的大草原上,离一群狮子只有10米远。”卓强说,他当时的感觉就是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我觉得找到了灵魂的归属感”。

如果有不能理解的读者,可以参考一下三毛的《前世的乡愁》,她一直觉得自己前世是个流浪的吉普赛姑娘,而卓强一直觉得他是披着人皮的狮子。

为了能和狮子更多相处,他从第一眼看到野生狮子后,就开始拼命学习各种野保知识,然后把所有能用的假期都凑起来跑到非洲去看狮子,“我大概背包了四五次,自己跑到非洲看狮子,跑了10多个国家的保护区。”

2007年,他给自己取了名字“星巴”,非洲斯瓦希里语中“狮子”的音译。

放弃公务员工作去非洲

妻子不理解,他想过离婚

“现在全非洲只有3万只狮子,而100年前还有20万只,如果不好好保护它们,也许亚洲虎的今天就是非洲狮的明天。”星巴说,其实狮子数量的减少有很多原因,人类不断侵占野生动物的生存环境,“非洲也会有过度放牧,导致野生食草动物的减少,于是狮子只能捕食饲养的牲畜,结果又导致原住民的报复。”

保护好狮子和它们生存的领地,成了星巴的梦想。2010年,他破釜沉舟辞掉了公务员工作,专职去非洲陪狮子常住。

“我的家庭不是大富大贵,我也没有实现财务自由,就是个普通的公务员。”当时卓强做这个决定,他的妻子强烈反对,“她觉得我疯了,脑子有问题。我有时也会想,要么离婚算了,我不拖累她,但是非洲我是去定了。”

幸好,妻子跟着星巴去了一次非洲之后理解了他。“我很感激妻子。她后来也会戏称,她嫁给了我,但是我和狮子结了婚。”

最初没有野保组织接纳他

怀疑他是盗猎者的“卧底”

到了非洲,“我的想法很简单,随便找个野保组织,就有落脚的地方和生活保障了。”可是没想到,没有一个野保组织愿意接受他,“因为从来没有中国人跑到非洲来做野保,各种欧美野保组织都不相信我是真心来保护野生动物的,甚至有人觉得我是盗猎组织的卧底。”

梦想受挫,又没有退路的星巴只能“漂”在非洲,“2010年我到非洲后过了一段挺苦的日子,要和肯尼亚政府、当地土著、野保人士打交道”,经济压力也很大,“有段时间我身上只有1000美金,过了足足3个月,只能住在土著用牛粪和树枝搭建的土房子里。”

“医疗、生存各个方面的保障都没有,那段时间把我对物质生活的要求几乎磨光了。”那段时间还磨厚了星巴的脸皮,“没办法,要蹭朋友的顺风车才能去草原看狮子,必须脸皮厚。”

2011年9月,星巴给一群来非洲考察的中国人做野保演讲,有个听讲者挺认可他的行为和想法,捐赠了1万美元,成立了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公益基金会。

“开着车在肯尼亚马拉保护区巡逻,如果发现了盗猎者和放牧的人,就报告当地政府。”星巴说,“我们没有执法权,需要依靠当地的政府力量来执法。”

狮子撞他的车是跟他打招呼

母狮子比公狮子更亲近他

“狮子其实很怕人,它们和游客的安全距离一般是10~20米,但现在狮子会趴在我的巡逻车附近睡觉,有时路过我的车还会撞一下我的车,算是打招呼。”星巴说,现在狮子和他的安全距离是1米左右。

这样爱狮子的星巴,在草原上这么久也只在救助和帮助受伤的狮子时才摸过狮子,“它们的皮很厚,毛很短,很硬,摸上去就能感觉到强大的力量。”虽然星巴渴望能摸一摸小狮子,但那是不可能的。

“母狮子和我更亲近一些,我能感觉到。”星巴说,估计异性相吸这套也能套用到人和狮子之间。“我有个朋友养大了两只捡来的小狮子,一公一母,我去看它们的时候,母狮子看到我就马上跑到铁丝网旁边,我绕着铁丝网走,它也跟着走,后来我们都把手搭在铁丝网上,面对面,我能感到它呼出的气息。”星巴说,没想到这时公狮子跑来了,它很粗鲁地撞了一下母狮,有点吃醋的意思,“母狮子就离开铁丝网了,边离开边回头看我,我心里一酸,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心里有种女神跟别的男人走了的感觉。”

星巴对狮子的情有独钟,连别的动物都看出来了。“在大草原上,狮子和大象是死对头,虽然我也保护大象,但是大象明显认为我和狮子才是一伙的。”星巴说,为此,大象挺不喜欢他和他的车,好几次攻击过他。

“那次我车停在草原上,一群狮子在我车前睡觉,结果左面、右面、后面都有大象冲过来,速度非常快,我要是被追上了,连车带人都会被踩扁。”星巴一紧张,第一次发动车子都没有发动起来,“车前睡觉的狮子反应非常快,马上起身给我让路,还从我的右前方跑开,大象的注意力被狮子引走了,放过我去追狮子,我才逃过一劫。”

野保巡逻员是刀尖上的职业

为什么他的衣服都是绿色的

但是在非洲大草原上,人才是最危险的动物。

“野保其实触动的是野生动物地下交易的生意链,说到底就是砸人家的饭碗。”星巴说每年都有巡逻员死在盗猎者的枪下。

其实对于野保巡逻员,记者所有的直观感受都来自电影《可可西里》,这是一个走在刀尖上的职业。我问星巴想过死亡吗,他说:“想这些有什么用,有生之年能为狮子为野保做一点就是一点。”

星巴做了野保后,衣柜里所有衣服都变成了丛林绿或者草原绿,因为野生动物更亲近这种颜色,他每次离开动物保护区,回到城市都还穿着这些工作服,“给自己打造一个小环境,就好像我还在草原上。”

“未来考虑继续保护非洲野生动物,特别是大型猫科动物狮子、花豹和猎豹的生存环境;我还有个梦想,借鉴非洲自然保护区的经验,在中国建立标准和管理严格的保护区,以保护虎、豹、熊等濒于灭绝的野生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