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家时隔15年开启南海第二次大洋钻探

发布时间:2015-05-06 11:44:52
中国科学家时隔15年开启南海第二次大洋钻探

中国科学家时隔15年开启南海第二次大洋钻探

资料图:决心号

中国科学家时隔15年开启南海第二次大洋钻探

资料图:决心号内部结构

中新网上海1月23日电(记者许婧)同济大学23日对外宣布,由同济大学海洋地质国家重点实验室李春峰教授、美国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林间教授联合担任首席科学家的南海第二次大洋钻探,即国际大洋发现计划349航次(英文简称IODP349航次),将于2014年1月28日从中国香港启航。

这个由美国深海钻探船“决心”号执行的IODP349航次,是自2013年底启动的新十年科学大洋钻探——“国际大洋发现计划”(2013年至2023年)的首个航次,历时62天,计划于3月30日在台湾基隆港靠岸。这也是由中国科学家建议、设计并主持的南海第二次大洋钻探,上船参与科学考察的中国科学家将达13人,其中6人均来自同济大学海洋学院。

据介绍,此航次计划在南海水深4000米左右的深海盆完成三个钻孔,总进尺约4000米,将首次钻取南海形成时期的玄武岩样本,揭示南海的形成过程和特色,确定南海形成的准确年龄,检验引发南海扩张的各种科学假说,分析相应的地质构造运动。

大洋钻探集中世界各国深海探测的顶尖技术,在几千米深海底下通过打钻取芯和观测试验,探索国际最前沿的科学问题。作为国际大洋发现计划的前身,“大洋钻探计划”(ODP)于1968年始于美国,是地球科学中规模最大、历时最久的大型国际合作计划,其成果改变了整个地球科学发展的轨迹,几十年来始终是国际地球科学创新的前沿。

1998年,中国作为“参与成员”加入ODP计划,通过竞争赢得了1999年春在南海实施首次大洋钻探的机会。由中国科学院院士、同济大学海洋与地球科学学院汪品先教授等中国科学家设计、主持并担任研究主力的ODP 184航次的成功实施,使中国一举进入深海研究的国际前沿,开启了南海深部探测和资源勘探的捷径。

“大洋钻探计划”发展为“国际大洋发现计划”后,中国从今年起成为“全额成员”,显著提高了中国的参与力度。2008年10月,由同济大学海洋与地球科学学院李春峰教授牵头,提出以钻探深部玄武岩洋壳、揭示南海形成历史的钻探建议书,经过多次补充修改与严格国际评审,于2012年12月通过国际投票,正式被列入钻探计划。

汪品先院士称,南海IODP349航次被安排为新十年大洋钻探的首航,具有重要意义。他说,与15年前的ODP184航次相比,这次钻探的深度和难度更大。1999年是在两、三千米的海底钻进几百米,这次要在四千多米的海底钻进近两千米;当年钻取的是“软性”的沉积岩,这回要钻探“硬性”的火成岩;那次目的是研究南海三千万年的气候环境历史,这次不但要确定南海的形成年龄和形成历史,还要研究深海底下的微生物。因此,新一轮南海大洋钻探对于中国科学家来说,具有极其重要的科学价值和学术意义。

年近八旬的汪品先为南海大洋钻探的科普是:地球科学面临新的发展阶段,将地球表层与地球深部结合研究“行星循环”,这是地球科学未来的发展方向。此次南海大洋钻探,正是力图探索“南海的深部与表层的关系”,还要将地球科学和生命科学结合起来研究“深部生物圈”。“通过国际合作进军深海大洋,可能是我们较快地走到地球科学前沿阵地的捷径。”

IODP349航次的首席科学家李春峰教授表示,在学术意义之外,该航次的实施对中国深海资源勘探、深海科技能力建设等诸多方面还具有重大意义。这是为南海深海资源、环境和减灾防灾服务的战略性科学举措,是借助国际计划推进我国深海科技实力建设的捷径,也是中国在南海赢取国际科技主导权的有效手段。他相信IODP349航次成功实施,必将极大地推动中国深海科学技术的发展以及海洋强国战略的实现。

提及执行此次任务的是美国深海钻探船,汪品先院士特别希望中国能早日拥有自己的深海钻探船,但他坦言,这个难度很大,需要大量投入和一个完整团队。而根据2011年中国大洋钻探学术委员会提出“三步走”方针,中国争取用十年左右时间建设实力。第一步就是在中国岸外海域,实施以中国为主的国际大洋钻探;第二步学习欧盟成为钻探平台提供者之一;第三步是建造自己的大洋钻探船,而此航次正是实施第一步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