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突发小汽车限牌令 交通拥堵尾气污染成主因

发布时间:2015-04-20 10:33:59
深圳突发小汽车限牌令 交通拥堵尾气污染成主因

  深圳突发小汽车限牌令 成全国第八城

  卢丽涛

  突如其来的小汽车限牌,仿佛一枚重磅炸弹,让众多深圳市民“措手不及”,引起各微信群、朋友圈疯转和评论。

  深圳市政府宣布12月29日18时起实施汽车限牌,而新闻发布会却安排在当天17时40分召开。

  在新闻发布会后,新华社记者于18时30分赶到位于深圳香蜜湖的汽车交易市场。起初汽车销售人员表示抓紧时间的话还可以买车,但不一会由交警、市场监督管理局等部门组成的“执法队”就赶到现场,封锁了4S店,不让顾客进入购车。一位没有买到车的顾客说:“这样突然限购太粗暴了。”“执法队”中一名来自深圳市市场监管局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是下午5时多接到指示后赶到的,对所有店面的销售情况和库存情况进行核对整理。

  根据深圳市政府发布的《深圳市人民政府关于实行小汽车增量调控管理的通告》(下称《通告》),从2014年12月29日18时起,在全市实行小汽车增量调控管理,有效期暂定5年。每年暂定指标10万个,按月分配。其中,2万个指标只针对电动小汽车,采取摇号;8万个普通小汽车指标,50%采用摇号,50%采取竞价,并积极探索与碳排放交易相结合的竞拍方式。年度指标视交通、大气环境和汽车需求适时调整。

  深圳成为继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之后,国内第八个采取小汽车限牌的城市。此前,广州采取的办法正是北京摇号和上海竞价模式的结合。

  此前深圳市政府给外界的印象是,偏向于用市场手段调控此类市场资源,短期内不太可能限牌。外界猜测,直接导致汽车限牌政策推出的是,以征收路外停车场停车调节费为主要经济手段的调控措施无法推行,继而转向小汽车限牌。

  专家认为,城市发展需要考虑通过合理的城市规划来解决目前城市功能和布局紊乱、交通堵塞、空气污浊等问题,而非单纯采用限牌方式。

  314万辆机动车致拥堵严重

  和很多城市的限牌突袭类似,深圳宣布汽车限牌的新闻发布会也开得很仓促。

  29日16时30分许,《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收到一则采访通知称,定于17时40分举行市政府城市管理工作新闻发布会,而参加发布会的是深圳市交委和交警局相关负责人,据此猜测或将公布深圳限牌消息。

  发布会如期召开,但简短发布后便匆匆结束,新闻发布人迅速离开,没有设置提问环节,《通告》解读也被告知已经挂在深圳市政府在线网站。

  根据《通告》,从29日18时起,深圳暂停办理小汽车的注册、转移及转入本市的变更登记,暂停期限不超过25天。此次增量调控管理措施只针对小汽车,因为高峰时段交通流量构成中,约90%是小汽车交通,是导致深圳道路交通拥堵的主要因素。

  深圳为何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实行了小汽车增量调控管理?《通告》解读称,机动车增长迅猛,拥堵形势严峻,尾气污染严重,停车难问题突出是此次实行限购的主要原因。

  根据《通告》解读列出的数据,截至2014年12月20日,深圳机动车保有量超过314万辆,近5年年均增长率约16%,每公里道路机动车约500辆,车辆密度全国第一。2013年和2014年的增速达到16.5%和20.9%。车辆增长造成拥堵的严峻形势,市中心城区晚高峰拥堵时长从2012年的38分钟上升至2014年的55分钟,机动车尾气排放占深圳PM2.5本地排放源的41%。停车位缺口不断增大,深圳停车位总计约104万个,相比314万的机动车总量,缺口达三分之二。

  停车调节费无法征收转向限牌

  此前,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相继推出限牌政策后,深圳一直被外界追问是否也会步限牌后尘。在《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参加的最近三年的深圳两会市长答记者问新闻发布会上,深圳市长许勤都会被问到“深圳是否会限牌”,他的回答几乎都是深圳将通过利用设施供应、经济杠杆、出行管理和宣传倡导等综合手段,引导车辆合理使用,“没有限购计划”。

  2014年1月中下旬,深圳启动小型汽车号牌连号竞价发放,当时深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局车管处副处长温伟中对本报记者表示,小型汽车号牌号码的竞价发放工作与“限牌”完全是两个概念,没有任何关系。当然外界也有猜测,这是深圳对限牌进行的一次“试水”,未来极有可能以车牌竞价方式进行限牌,而一年后,深圳的限牌推出正印证了上述猜测。

  此前深圳市政府给外界的印象是,偏向于用市场手段调控此类市场资源,所以短期内不太可能限牌。《通告》解读也表示,深圳推出各种方式缓解交通压力,如加快轨道交通和道路建设,大力发展公交,开展交通综治,实施路边停车收费管理等。

  外界猜测,直接导致汽车限牌政策推出的原因是“以征收路外停车场停车调节费为主要经济手段的调控措施无法推行了”。

  今年7月,深圳提出在2015年1月1日起拟征收路外停车场停车调节费,而征收这一费用的依据是《深圳经济特区道路交通安全管理条例》,但此举引起市民极大反弹,深圳有关部门先后两次召开听证会。从听证会情况看,征收路外停车场停车调节费存在较大争议,大部分听证代表不赞同。《通告》解读中说,部分听证代表提出了采取小汽车限牌措施的建议。

  听证会的争议加上近期国家有关部门下发文件,对未列入国家、省两级目录管理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有权拒绝缴纳。因此,路外停车场停车调节费等经济手段目前无法推行。

  《通告》解读称,目前小汽车增量调控已先后在北京、上海、天津、广州、杭州等大城市实施,从这些城市的实施效果看,小汽车增速明显减缓,交通恶化趋势得到遏制,为实施综合治堵和发展公共交通赢得了时间。

  那么,小汽车限牌是解决城市拥堵的关键手段吗?广东省社科院竞争力评估研究中心主任丁力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城市发展需要考虑通过合理的城市规划来解决目前城市功能和布局紊乱、交通堵塞、空气污浊等问题。而现在常常是一遇到大事情就采取应急性措施来对付,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事后常常是按下葫芦浮起瓢,这样的城市管理方法是不可取的。尤其是大城市,需要一整套的规划布局。

  尽管深圳的限牌政策宣布得异常突然,也不乏“有心人”推测深圳迟早会步其他大城市后尘实行小汽车限牌,提前布局,比如提前两年在东莞租下旧仓库,囤下几辆二手车。一些市民称,深圳的限牌调控也是不得已为之。另有一些市民则表示,深圳市政府还是没有守住“不限牌”的承诺,最终“沦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