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风投人解读工业4.0:需四大关键技术支持

发布时间:2018-09-26 17:04:14
知名风投人解读工业4.0:需四大关键技术支持 本文关键词:制造业,创投公司

(原标题:Industry 4.0 Explained By A Leading Venture Capitalist)

知名风投人解读工业4.0:需四大关键技术支持

网易科技讯4月4日消息,据福布斯杂志报道,巴里·埃格斯(Barry Eggers)是硅谷少数在该地区长大的风险投资家。在他小时候,硅谷还到处是果园,没有现在这么多的初创企业。埃格斯曾在思科公司(Cisco)并购部门工作过,在他任职期间,思科业绩非常出色。在短暂的私人股本投资之后,埃格斯和几位同事于2000年创立了光速创投公司(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

埃格斯比较感兴趣的领域包括工业4.0(Industry 4.0)。这个词汇主要用于描述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同时暗示制造业的第四次变革浪潮已经到来。这个行业特别有趣,因为它汇集了大量的技术趋势,如数据、分析、人机交互和数字物理转换等。埃格斯日前接受《福布斯》杂志专访,解读了这一趋势,以及其更广泛的应用意义。

采访摘要如下:

问:工业4.0是你所在公司关注的重点话题。你能解释下这个术语,并提供些有关该领域技术趋势的洞察吗?

埃格斯:从广义上说,工业4.0是制造业的数字化。它被称为工业4.0的原因是,许多人认为它代表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第一次工业革命是蒸汽,第二次是电气化,第三次是自动化,第四次则为数字化。有些人还把它称为制造业的网络物理系统,我们认为这其中蕴藏着巨大的机会。

有四项关键技术支持工业4.0。首先是数据、计算能力和连接性的结合。随着这一趋势的发展,我们看到电脑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便宜,我们可以把它们放到任何东西上。云端的计算成本和网络成本已经接近于零,因此传感器的使用和监控物理环境和运行分析能力变得非常便宜。

第二种技术是分析和智能,目前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AI)正在取得重大突破。第三种技术是人机交互。即使有了自动化,人类也不会完全走开。通过触摸界面、语音接口、增强现实(AR)和虚拟现实(VR),人类更容易与机器交互。其中,我认为AR将在这里发挥巨大作用。

第四种支持技术是数字物理转换。它实际上就是允许你快速创建东西的技术,比如多材料3D打印。这些技术的结合将改变未来10到20年制造业的发展方式。

问:你不仅在创业社区有深厚的人脉,而且还花了大量时间与大公司的领导者——首席执行官、首席技术官、首席运营官打交道。你认为工业4.0技术的采用会有多快,特别是在大型组织中?

埃格斯:工业革命需要时间。你必须看看需要更换的机器和设备的数量。随着蒸汽机的出现,一切设备都必须更换。而电力出现后,几乎很少有设备需要更换,因为它只是用电取代了蒸汽。随着自动化程度的提高,有些估计认为80%到90%的机器必须更换。

现在,随着工业4.0革命的到来,专家们认为40%到50%的机器将不得不更换或升级。这主要是围绕着用传感器升级机器,并与之建立连接,这样它们就能变得更智能化。

问:我觉得有趣的是像特斯拉这样的数字原生代,他们在老工业中经营着新业务。但是他们是用数字白板来创建的,因此他们选择了利用处理器和技术来对对抗老牌汽车制造商。你如何看待那些老牌企业应对这些新公司的挑战,这些新晋者没有债务、传统文化甚至思维方式的约束?

?

埃格斯:我认为这是由生产力、智能以及减少停机时间所驱动的。其中很大一部分将受到竞争威胁的驱使,既包括采用工业4.0技术的现有竞争对手,也包括新进入者。特斯拉是一家以这些理念为基础建立工厂的公司典范。另一个有趣的例子是Zume Pizza,他们正在用机器人制造更便宜、更快的比萨。不说披萨的味道,他们做的的确很好,制作这些披萨的成本很低,而且能让它们得到消费者的青睐。将来会有大量的例子,人们会意识到这样做效率更高。

问:你觉得在这个领域投资怎么样?

埃格斯:我们是倾向于特定主题的投资者,而这是我们的新主题之一。我们期待着这些技术和趋势崛起,我们认为将会有商业和消费需求。在工业4.0革命中,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将会对制造业造成巨大颠覆。传统上,风险投资家和初创公司对向制造企业或工业公司出售股份并不感兴趣。这是因为后者规模庞大、效率低下,而且通常具有较长的销售周期。关于工业组织的好消息是他们有很多钱可以用。当他们成为你的顾客,就会是最忠实的客户。而他们往往是像甲骨文、SAP和其他大型IT企业的客户。

当我们谈到工业4.0时,它开始为创业公司打开机会,这就是我们感兴趣的原因。有大量的资金追随这些大型IT供应商,并会随着时间推移而转向规模较小的初创公司。举例来说,美国70%的劳动力没有坐在办公桌前,所以他们在办公室里无法接触到电脑。他们在现场、工厂或者其他地方工作。问题是,我们如何将生产力工具带给这些人?我们如何帮助他们在工作中变得更好、更有效率?

这就是我喜欢把握机会的方式。我认为风险资本家和私营公司将会慢慢转向工业公司。我们会看到更多成功的创业公司被出售给工业企业,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投资会越来越多。然而,我们目前依然处于早期阶段。

问:你在这个领域投资了哪些项目?

埃格斯:我们投资了名为Parsable的公司,这是一种面向工业工人的移动协作工具。通常,设置程序和日常工业工作流程在物理上都有文档记录。Parsable允许他们做的是把这些程序和工作负载解析成最基本的元素,然后在任何移动设备上运行和部署,这些设备有文本、语音、图像和视频功能,人们都知道如何使用。

当你是一名工人,需要运行一个程序时,这个可应用程序会告诉你需要做什么,什么时候需要做。它将提供视频和图片,并附上文件以提供进一步的细节。工人可以用视频或图片记录这个过程,如果有问题,他们也可以与公司内外的人合作解决。这是一个重大转变,因为所有这些都可以被测量和跟踪,你拥有所有数据。

你可以使用这些数据来理解哪些流程和步骤能够带来最佳性能,提高生产力。然后,可以将其反馈回流程中,并继续循环迭代和改进它。Parsable现在正向石油和天然气等行业中使用移动平台的大型工业企业出售服务,他们为那些想要定制和个性化制造的制造企业提供灵活的平台。

问:你提到光速创投公司是一家基于主题的投资公司。当我想到我们讨论过的技术,如物联网、分析、机器人技术、AR技术、AI等,这些都应用于制造业之外。我相信你和你合作伙伴正在考虑将这些主题应用到不同的行业,你们如何共同研究这些趋势以及它们在各个行业的适用性?

埃格斯:我们总是试着在那些正在获得动力的主题上相互探讨。这不是在挑选某个公司,而是如何选择正确的技术趋势。因为我们这样做了,我们有很多合作伙伴也会致力于这些趋势。当我们选择正确的方法时,我们就会围绕这一波技术潮流来构建企业集群,而集群的效果要好于平均水平。例如在存储领域,我们在2007年对闪存公司进行了第一次投资。此后,我们了解了将要发生的事情以及它在企业中使用的速度。?

?

我们不考虑公司,我们更注重主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考虑的是:“整个工业4.0的主题如何应用于不同的技术和投资组合中?”一个有趣的例子是飞行汽车公司。我们意识到他们的制造方式可能适合于类似于Parsable这样的公司。事实上,已经有一家飞行汽车公司正在使用Parsable作为它的制造平台。这些东西跨越了主题和技术,我们不喜欢将技术作为投资主题。

问:我们讨论过的几个主题都有安全问题。一个突出的例子是物联网,它拥有巨大的制造潜力。同时它也扩大了安全威胁,因为“坏人”会找到更多的切入点。我知道你也关注安全主题,但是你如何看待一个既定趋势带来的积极和消极影响?

埃格斯:随着工业4.0的采用,所有这些东西都会连接起来。这些东西可以是百万美元的机器,也可以是微型传感器,但它们都是相连的。一旦它们被连接起来,它们就代表了一种安全风险,因此你必须以一种与传统IT企业不同的方式来考虑安全性。

所有这些都创造了新的机会。这就是为什么你要在其他投资者关注之前,尽早进入某个主题并试图理解它的原因。当你其他众多投资者共同投资的时候,你可能无法在风险投资中赚钱。只有当你先于他们投资的时候,你才能赚到钱。有时候你会看起来很傻,但当你做出正确选择的时候,你会被视为非常聪明,才能给你的投资者带来巨大回报,这就是我们的工作。

问:你谈到了不去寻找公司,而是选择投资主题或趋势的方法。一旦确定了一波技术浪潮,在决定投资哪一家公司时,你有什么标准?

埃格斯:一旦确定了某种技术浪潮,我们会尝试绘制出生态系统,以准确地确认人们的立场。我们试着在生态系统的每个元素上押下赌注。有时,我们甚至会押下重复性的赌注。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主题的增长,这些公司将变得缺乏竞争力。你试图绘制出生态系统并建立一系列公司。

当我们看到这些公司的时候,管理团队的能力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我们还研究了该公司的核心技术以及它的防御能力。但说到底,管理团队是我们看中的首要因素,因为在一个市场中,你的主题会导致快速颠覆,它会归结到一个团队是否能将这些点以最快和最好的方式连接起来。

问:大约18年前,你与他人共同创立了光速创投公司。我很好奇,考虑到你的职业生涯和你的经历,这个想法的起源是什么?你看到了什么创造了这个机会?你觉得光速创投公司的独特之处是什么?为什么那个时候你觉得时机是正确的?

埃格斯:我和伙伴们在2000年初创办了公司。我们在90年代后期一起工作,有些人已经积累了投资泡沫的经验,这是一个疯狂的时代。在2000-2001年危机发生时,风险投资枯竭了。电信和其他投资于互联网的核心部门也陷入停滞不前状态,这导致行业萎缩。

我们环顾四周,发现:“嘿,我们在90年代末始终在做B和C轮融资,那时我们是30个参与A轮融资的团队之一。”现在,很多专注于A轮融资的团队都以这样或那样的理由放弃了市场。我们找到了一个机会,可以为早期创业投资房地产,我们说:“我们去做吧。让我们创建一个伟大的早期风险投资公司。”

我们通过专注于企业和参加很多早期交易来壮大自己。我们的第一个大热门是Riverbed,我们在A轮融资中表现出色。这对我们来说是个不错的回报。从那时起,我们开始更多地投资于企业公司。从那以后,我投资了像Nutanix和AppDynamics这样的公司。然后我们说:“如果我们要建立一家伟大的公司,我们也必须投资于消费(技术)。”

因此,我们在2000年中期建立了相关业务,并再次招人。杰里米·刘易斯(Jeremy Lewis)是我们的伟大投资者,并在那时帮助建立了团队。在消费者领域,一切都与值得关注的交易有关。直到最近投资Snap,我们才知道这一点。现在,我们觉得,我们拥有良好的平台和强大的早期企业投资经验,而在消费领域也有很多值得注意的交易。

?

问:你和你的搭档如何划分主题?你个人如何决定你要集中注意力的地方?

埃格斯:这自然是基于人们的兴趣,因为当人们对某个领域充满热情时,通常会更有动力。通常情况下,这个团队有15个合作伙伴,我们可能有两三个人同时审视某个特殊领域。他们开始关注一些公司,并对它们进行评估。接着,我们决定尽早学习投资以了解这个主题。有时候,随着主题的发展,我们会给团队增加更多的合作伙伴,有时候则会减少这个数字。(小小)

推荐阅读/观看:湖北网站建设 http://hbwzzz.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