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兴宁车祸死伤名单公布 肇事车辆被认定超载

发布时间:2015-04-19 12:20:47
广东兴宁车祸死伤名单公布 肇事车辆被认定超载 ■巫华的小儿子正在等候做CT检查。 ■巫华的小儿子正在等候做CT检查。 ■事发地拐弯处前的警示牌。 ■事发地拐弯处前的警示牌。

  梅州车祸追踪

  南都讯 家族亲戚13人集体乘坐面包车,赴梅州喝乔迁喜酒,不料半路失控翻车酿悲剧。昨日,梅州兴宁2月4日重大交通事故又有1名伤者不治身亡,该起事故已致11人死亡,还有两名伤者未脱离危险。国家安监总局人员已赶赴兴宁,调查事故原因。

  肇事面包车被认定超载

  昨日,兴宁官方通报事故死伤人员名单、年龄等资料。13人分别来自河源龙川县田心镇、铁场镇、赤光镇,包括4名小孩。13人均有亲戚关系,年龄最大的70岁,最小的仅1岁。3名伤者中,邹丽华经抢救无效死亡,李素娥、巫子宸仍在兴宁医院ICU抢救,未脱离生命危险。

  事发后,梅州、兴宁分别成立交通事故调查领导小组、处置工作领导小组,龙川县政府派出协调处理小组协助处理。事发当晚,国家安监总局监管二司副司长赵瑞华、中国安全生产科学研究院高级工程师何理等人员抵达兴宁调查。

  经初步调查,肇事车为粤PN0435金杯牌面包车,车主邹建华,55岁,河源龙川县田心镇东风村人。车辆年检有效期至2016年2月29日,保险终止日期为2015年3月11日。行驶证记录核定载客为11人,邹建华驾驶证显示准驾车型为A2E,符合准驾资格。该车属非营运车辆,超载2人。

  山路偏僻导致救援困难

  当时,开车的邹建华是同族远亲,他们前往梅州城区参加邹国平女儿邹碧坚的乔迁午宴,车上并未载货物。当行驶至兴宁叶塘镇上下径村县道002线约16公里处时,车辆下坡急转弯失控,翻落路旁水沟,10人当场死亡。

  事发现场位于兴宁同龙川交界处,距离龙川地界只有700米,该处偏僻,山路路面坑洼,记者乘车由兴宁出发到达现场花费约1小时。根据通报,事发当天上午8时47分,兴宁110报警服务台接报警:叶塘镇上中村路道有一辆面包车翻落路边土坑,迅速出动警力处置,之后安排医院救护车前往现场。因路途遥远,直至10时50分,两名有生命体征的伤员才送达兴宁市人民医院,而另一名伤者因为遭车体压夹,最后到达医院抢救的时间已是11时45分。

  疑飞越警示桩翻进田地

  路面距旁边田地只有不到两米落差,而且田地松软,怎么这么多人丧命?在现场,不少村民感到不解。

  南都记者看到,事发地位于002线县道一丁字路口,车辆由龙川往兴宁方向经过该路段刚好是一段长下坡,车辆沿该方向往路口右侧田地沟渠处翻车。田地距路面落差不到两米,而且有草木等物体阻挡。如何翻进田地?目前没准确说法。有村民怀疑可能面包车下坡失控,车速过快飞越水泥警示桩。但此说法未得到官方证实。

  兴宁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陈浩忠医生说:“死者与重伤者基本上都有脑挫伤与骨折,这与汽车剧烈撞击必然有关。”

  ●死者名单

  邹建华,男,55岁,龙川县田心镇

  邹国平,男,55岁,龙川县田心镇

  邹已招,女,50岁,龙川县田心镇

  杨桂娣,女,70岁,龙川县田心镇

  邹敏蓉,女,30岁,龙川县田心镇

  邹美兰,女,19岁,龙川县田心镇

  巫睿峰,男,3岁,龙川县赤光镇

  李铖鑫,男,9岁龙川县铁场镇

  邹国清,男,63岁,龙川县铁场镇

  邹天明,男,10岁,龙川县铁场镇

  邹丽华,女,15岁龙川县铁场镇

  ●伤者名单

  李素娥,女,56岁,龙川县铁场镇

  巫子宸,男,1岁,龙川县赤光镇

  [特写]

  永远喝不上的乔迁喜酒

  昨日,兴宁市人员医院ICU门外,车祸死伤者家属在这里等待消息,哭声不时传来。“我儿子的名字写错了,他叫巫子宸,不是巫子胜。”看到车祸情况通报,一直沉默的巫建明突然说出这句话。

  在车祸中,他30岁的妻子邹敏蓉及3岁的儿子巫睿峰当场死亡,另一个儿子、1岁的巫子宸仍未脱离生命危险,处于昏迷状态。“我老婆临死前肯定是保护了他,不然小儿子也死了。”巫建明再次强调,“肯定是这样的,她那么爱小孩。”事发时,巫建明不在家,还在佛山打工,接到电话立刻赶回。他说,妻子平时在家带小孩,当时与其他亲戚去参加亲戚邹国平的女儿乔迁大喜。

  巫建明手机里有两个小孩的照片,他平时会不时拿出来看,3岁的大儿子马上要读书了,“现在祈求政府尽一切能力抢救我的小儿子,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在巫建明身边,伤者李素娥的女儿李珍一直为母亲祈祷。事发时她在深圳,她说出事的13人都是亲戚,大家凑一起去喝喜酒。出事的地方距离出发地并不远,“可能刚开出10多分钟。”此事故中,邹国平家里有4人遇难,其女儿邹碧坚原本在梅州订好地方请大家吃中午饭,没想到永远等不到了。

  安监总局官员痛斥地方职能部门不作为:

  业务水平、管理能力存在大问题

  县道道路管理和公共交通“双真空”,导致农村地区半明半暗的“黑车”狂飙。春节将至,农民成群结队走亲访友,农村交通安全谁来管?百姓呼吁各级政府认真解决百姓“出行难”的问题,不能让类似惨剧再次发生。

  “这条道路没有任何限速标志和减速标志,你们却说有‘减速慢行’的提醒,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我感觉你们是在欺骗我。”接报赶来的国家安监总局二司副司长赵瑞华在事故当晚的情况研讨会上痛斥地方职能部门不作为:“你们根本没有按照国家法定的标准进行管理,存在严重的管理漏洞。”

  随后,赵瑞华向相关职能部门领导发问:“兴宁市的乡镇道路一共有多长?”有的回答说3000公里,有的回答说2000公里,有的回答说200多公里,“一问三不知,业务水平、管理能力均存在这么大的问题,还如何执法?”

  事发路段处于河源市、梅州市交界处,道路为双行道,部分路段坑坑洼洼,十分难走。当地群众说:“这条烂路属于‘两不管’地带,年年修,但年年如此,已经持续了十多年。”

  经兴宁市公安局初查,肇事车辆为邹建华的私车。地方政府强调肇事车辆属于“非营运车辆”。知情者说,只要把肇事车辆定性为“非营运”性质,就能将这起重大事故定性为“非安全生产责任事故”,政府的责任一下子轻了很多。

  死者亲属罗某说,其岳父付了邹建华400元车费,但第二天又说是听别人说的。龙川田心镇松林村村民介绍,邹建华过去开面包接送过人,赚些收入。死者邹国平的家属说,由于是亲属关系,都是按常理“给些油钱”。

  松林村村长邹春明介绍,周边兴宁市、龙川县村民习惯去梅州看病、去兴宁采购小商品,必须走此道。龙川县共24个镇,几乎近一半百姓依赖这条拥挤不堪的道路前往梅州市、兴宁市,“没有跨市长途汽车客运站,如果要坐正规大巴,就只能先去龙川县城,绕上百公里才能到达梅州。”当地人去梅州、兴宁就只能搭乘“黑面包”“黑中巴”。新华社

  统筹:南都记者张昊

  采写:南都记者张昊 谭林(除署名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