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议会枪击案枪手曾计划赴叙利亚 其母致歉

发布时间:2015-05-04 13:14:40
加拿大议会枪击案枪手曾计划赴叙利亚 其母致歉

加拿大议会枪击案枪手曾计划赴叙利亚 其母致歉

10月23日,加拿大总理哈珀和妻子劳琳敬献鲜花,悼念议会枪击案遇难士兵 图片/CFP

加拿大议会枪击案枪手曾计划赴叙利亚 其母致歉

10月23日,加拿大渥太华,议会枪击案发生后一天,民众纷纷悼念遇难士兵 图片/CFP

“虽然尚不清楚作案动机,但警方称,他此前曾计划前往叙利亚或利比亚,但申请护照受阻,他或许因此制造枪击案泄愤。”

一名枪手22日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制造了震惊全国的恐怖袭击事件。加拿大警方确定,枪手为32岁的加拿大男子迈克尔·泽哈夫-比博,系单独作案。综合多家媒体报道,这名“独狼枪手”来自加拿大魁北克,曾经吸毒,拥有多桩案底。

申请护照受挫

泽哈夫-比博22日先在国家战争纪念碑处枪杀一名执勤士兵,随后逃进附近的议会大楼,与警卫发生激烈枪战,最终被击毙。

加拿大皇家骑警队专员鲍勃·保尔森说,泽哈夫-比博最近皈依了伊斯兰教,计划前往叙利亚,并向当局申请护照。

但媒体报道,加拿大警方此前已经将他列为“高度危险”的可疑人物,并采取措施阻止他前往国外,加入极端组织作战。这可能导致泽哈夫-比博难以取得护照。

对于泽哈夫-比博的护照申请,保尔森说,申请“没有被驳回”,但相关部门需要调查他是否符合要求。

保尔森认为,泽哈夫-比博制造枪击案,可能是因为申请护照受挫而泄愤。

媒体披露,泽哈夫-比博最近几周都在渥太华市中心一个流浪人员收容所栖身。

经常前往收容所的阿布巴基尔·阿卜杜勒卡里姆说,泽哈夫-比博告诉他,他曾经吸毒,但最近三个月没沾毒品,目前正在抵制前往利比亚的诱惑。但最近几天,“他的性格完全变了,”阿卜杜勒卡里姆说。阿卜杜勒卡里姆说,泽哈夫-比博不再说话,不和别人打交道,只是整天睡觉,看起来又吸食了毒品。

同在收容所的劳埃德·马克斯韦尔说,泽哈夫-比博曾经在温哥华住过一段时间,然后去了卡尔加里,这次来渥太华就是为了得到护照,因为他认为这在首都更容易办到。

“他没有得到它(护照),这让他非常气愤。”马克斯韦尔说。马克斯韦尔告诉泽哈夫-比博,他可能在一份禁止旅行的名单上,“他(听到后)用奇怪眼神看着我,然后就走开了。”

或有精神问题

几年前,泽哈夫-比博曾经在位于温哥华的马斯吉·德萨拉姆清真寺参加宗教活动,并在那里遇到了已经皈依伊斯兰教的戴维·巴瑟斯特。

戴维的父亲约翰·巴瑟斯特说,他开办的家庭工厂经常雇用一些零工,于是让泽哈夫-比博到工厂工作,但泽哈夫-比博只干了两天。

“我们没有解雇他,我甚至记不清他为什么不干了。他可能只是不再露面。”巴瑟斯特说。

巴瑟斯特认为,泽哈夫-比博制造枪击案不是因为宗教原因,而是因为有精神疾病。“他是个怪人。这个家伙独来独往。他是一个独来独往的疯子。”同样,在渥太华流浪人员收容所,一名自称叫马克的人向记者说,泽哈夫-比博表现出双重性格,可能患有精神疾病。

马克说,泽哈夫-比博有次突然毫无理由地“大发雷霆”,威胁其他人,但随后又做出道歉。

枪手母亲致歉

渥太华枪击事件后,泽哈夫-比博的母亲苏珊·比博给美联社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苏珊在邮件中说,她对儿子的行为感到气愤,为他所造成的痛苦和惊恐致歉。

苏珊说,她上周与儿子共进了午餐,但之前已经有5年没有见面了。“他显得失落,(与社会)格格不入。”苏珊说。苏珊表示,她并不清楚儿子的作案动机,“我对儿子感到气愤,我无法理解(他的行为)”。

曾经多次犯事

1982年出生的泽哈夫-比博此前曾经吸毒,并且多次触犯法律。

魁北克法庭文件称,泽哈夫-比博2004年卷入3起案件。他承认两起与吸毒有关的犯罪行为,并被控未能遵守法官的命令。2011年12月,泽哈夫-比博曾被控在渥太华犯有抢劫罪,但后来被认定犯有一项较轻的罪名。

保尔森认为,泽哈夫-比博以往的犯罪、吸毒和暴力行为,以及“精神不稳定”让他走向极端。

文/张伟(新华社特稿)

链接

“基地”、“伊斯兰国”等极端思想网络发酵

两名加拿大人已被盯上仍漏网

加拿大本周接连发生的两起极端事件让民众深感震惊。分析人士认为,从当前获得的情报来看,两名袭击者虽然没有接受任何极端组织的“点名派遣”,却都深受“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利用互联网等手段传播的极端思想影响,最终成为“独狼”式恐怖分子。

近年来,“基地”组织不断通过网络文章和视频宣扬极端思想,鼓动被招募者或追随者单兵作战,发动恐怖袭击。曾为“基地”组织分支的“伊斯兰国”极端武装上月也煽动支持者在本土制造袭击,目标直指对其实施空袭的西方国家。

“正是(‘基地’组织的)互联网英文杂志《激励》开始告诉他们:‘这是你们需要去做的事’。”法国情报部门前反恐主管路易·卡普廖利说。

接近加拿大警方的消息人士告诉路透社记者,制造22日渥太华枪击事件的迈克尔·泽哈夫-比博曾有意前往叙利亚,显示出追随“伊斯兰国”作战的倾向。而他与两天前开车冲撞士兵的另一名加拿大男子马丁·鲁洛-库蒂尔似乎均受到英国激进教士安杰姆·乔杜里的影响。乔杜里上月因涉嫌煽动恐怖主义而遭逮捕,但随后获释。

除鲁洛-库蒂尔在个人微博客关注包括乔杜里在内的多名激进神职人员外,泽哈夫-比博的电子邮件地址还被发现存储在一名涉恐嫌疑人的硬盘上。

两起接连发生的袭击事件把加拿大情报部门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各界当前关注的焦点在于,情报部门事先为何没有预警、议会安保为何如此松懈、明知袭击者可能对公共安全构成威胁却为何没有实施严密监控等。

美国政府消息人士告诉路透社记者,虽然加拿大方面在事发前已经把泽哈夫-比博列为“安全威胁”,但威胁程度没有够上需要展开实时监控的级别。

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工作人员抱怨,实施实时监控需要10到12人安装监听设备和多达28人跟踪可疑人物,人力和财力投入巨大。在政府为降低预算赤字而削减开支的背景下,安全情报局的经费捉襟见肘。

这一机构行动部门副主管杰夫·亚沃尔斯基说,安全情报局可以与其他部门合作监控那些对公共安全构成威胁的人,但“不可能总是投入所有资源”。

对于如何有效防范“独狼”式恐怖袭击,法国情报部门前反恐主管卡普廖利认为,加拿大需要在立法和政策层面作出更多调整。

“我们需要适当的立法和预防措施,”他说,“这两名加拿大人(发动袭击前)已经被盯上,护照被没收,但在加拿大现有法律规定下,你无法做得更多。对于这类案件,唯一的解决办法是预防性地羁押这些人。” 文/闫洁(新华社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