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搏击联盟”引发争议:变态还是自强不息

发布时间:2015-11-09 09:46:10
“残疾人搏击联盟”引发争议:变态还是自强不息

  拳击和搏击题材的影视作品一直是观众眼中的蜜糖,但直到看完这部纪录片。

  近日,一部有关自由搏击的纪录片《Doglegs》震惊了世界,因为片中所有的参赛选手都是残疾人,他们每个人身体上都有各种生理残疾,但他们在擂台上却赤膊上阵拼得你死我活……

  “触目惊心”、“变态”、“心酸”、“难过”是许多人看完后的第一观感,但这样的比赛已经存在了20年,而参赛选手则自豪地表示:“这是他们自信进入社会的表现。”

现场搏击画面。
“残疾人搏击联盟”引发网络争议,是变态还是自强不息?

  现场搏击画面。

  花5年时间跟拍纪录片

  通过搜索引擎查找,你会发现片名“Doglegs”是日本一个残疾人搏击联盟的名称。

  “五年前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残疾人搏击比赛时,我自己都觉得这简直是一种虐待。”纪录片制片人希思?科森斯直言不讳。

  过去五年里科森斯和他的团队一直在跟踪拍摄这个团体的纪录片,“我和我的同事原来在《华尔街日报》工作,但我觉得要拍这部纪录片,因为这个联赛中包含了太多的社会问题。”

  据科森斯向《VICE》透露,这个联赛成立于1991年,组织者叫北岛行德,他有轻微的自闭症,上高中时有将近一年时间把自己锁在屋里,偶然的一次机会北岛在电视看到残疾人的表演后,他受到了启发,开始将很多对现状不满的残疾人组织在一起参与活动。

  不过,真正让这个志愿组织正式转入职业摔跤领域,却是一个叫做慎太郎的人和另一个Doglegs的元老。

  当时两人同时爱上了志愿组织中的一个女大学生,结果斗嘴最后演变成了互殴,不曾想事后两人都爱上了这种不顾一切搏斗的感觉。

  慎太郎说:“这件事让我们意识到,残疾人也能像正常人一样,也许你觉得残疾人在一起拼得你死我活是不正常的事情,但对于我们来说,这样做却能让自己得到充分的释放。”
“这是我唯一能获得胜利的地方”
“这是我唯一能获得胜利的地方”

  Doglegs联赛欢迎任何残疾人参与,比赛分为四个等级:第一级别是仰面躺在地上打斗;第二个级别是坐在地上打斗;第三个级别是站着打斗;第四个级别是无限制打斗。

  由于身体残疾状况各有不同,比赛的具体规则会在赛前才确定,为了保证“公平”,一些身体机能强于对手的选手会被绑住腿或者胳膊。

  因为Doglegs联赛的“开放性”,你在比赛中甚至会看到一些盲人选手,还有一些脖子上绑着支架的选手在奋力缠斗……因为参赛选手的特殊性,比赛时医护人员会随时在场边待命。

  “我经常接到投诉电话。”北岛行德坦言组织这样的联赛是背负着巨大压力的,“但我们也想赚钱、约会,我们想与其他同龄人一样自由的生活……我要改变社会,让大家看到,残疾人也可以做正常人做的事情。”

  纪录片中,一位体重仅有39公斤的脑瘫选手和他绑了腿重达80公斤的妻子对打。某次胜利后,他拿着话筒自豪地说:“只要我活着,我就会在这一直战斗,因为这是我唯一能获得胜利的地方。”
“残疾人搏击联盟”引发网络争议,是变态还是自强不息?
“残疾人搏击联盟”引发网络争议,是变态还是自强不息?
剥削残疾人,还是赋予他们力量?

  当纪录片在网络流传后,许多人都表示这是“触目惊心的变态行为”,还有人认为该组织利用残疾人敛财。不过目前还没有资料显示该组织如何运营和盈利。

  但是,也有网友表示这是残疾人自强不息的体现,他们渴望和正常人一样拼搏。

  “的确,很多人在看这样的比赛时会莫名其妙地与‘怪胎秀’之类的节目联系在一起,我们必须思考这样的赛事是在剥削利用残疾人,还是赋予他们力量,而我认为是后者。”

  从最初的排斥到义无反顾要为Doglegs拍摄纪录片,科森斯坦言通过逐步了解残疾人搏击比赛,他的内心也受到了震撼,“这个比赛传递着一个重要的启示:有缺陷的人没有必要忍受大众的偏见,在日本传统观念中,残疾人不应走入大众视野。”

  63岁的矢野和子是一位参赛选手的母亲,她表示第一次看儿子比赛心里也很难受,但渐渐地开始乐在其中,因为儿子通过比赛变得更加自信开朗……

  作为赛事的鼎力支持者,残疾人国际协会日本分会负责人尾上庚二给予了赛事高度评价,“残疾人一度生活在医院或护理中心,现在通过搏击,不少人有足够自信进入社会,面对新挑战。我们不应该感觉耻辱,应该感到骄傲。”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新开传奇外传私服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