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80后女老板头顶多个光环 非法集资12.3亿

发布时间:2015-05-11 11:31:22
河南80后女老板头顶多个光环 非法集资12.3亿

河南80后女老板头顶多个光环 非法集资12.3亿

2012年9月,廉金枝(中)高票当选“投资焦作十大风云人物”。 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赵红旗发自河南焦作 距离河南省焦作市政府300米左右的地方,有一栋两层的办公楼。过去,这里人气很旺,前来理财咨询和办理业务的人络绎不绝。如今,这里已人去楼空,仅有三张供办案登记的桌椅。

这里曾是中宏昌盛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宏昌盛)的办公地点。法治周末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8月15日,该公司老板廉金枝被焦作市警方从办公室以涉嫌非法集资带走,随后该公司旗下多个担保和资产管理等公司相继被查封。

在一些投资者看来,廉金枝是当地大名鼎鼎的人物,头顶“孟州市人大代表”“投资焦作十大风云人物”“中国高层决策委员会副会长”“焦作市十佳农业合作社女理事长”“焦作市农村信用合作促进会会长”等光环。在她被带走前,公司的运作一切正常,一直以来每个月的利息都能按时打到账户上,本金也随时都能取出来。

这与那些因资金链断裂而导致投资者血本无归的非法集资案不同。不少人对廉金枝的涉案原因充满猜测。

直到9月26日,官方表示,廉金枝因涉嫌非法集资罪被批捕。

“高息揽储、高息放贷是此案的特点。”一位办案民警透露,目前有151人在办理此案,初步估计涉案金额达12.3亿元左右,涉及的省份除河南外,还有山西、山东、安徽、陕西、北京等。

“投资焦作十大风云人物”

廉金枝老家在孟州市廉桥村,孟州市是焦作市下辖的县级市。公开资料显示,她出生于1980年,毕业后在中原内燃机配件厂做一名技术员,2003年进入郑州中信银行工作,2007年在焦作市创建了第一家众信商务有限公司,开始从事揽储对接企业项目的业务,后相继成立了各种字号的资产管理公司。

直至案发前,廉金枝已建立起庞大的集团公司网络,以中宏昌盛为代表,其官网显示,业务涵盖资产管理、融资服务等,甚至涉及旅游地产、文化产业投资等十几个领域。该集团号称在中国境内拥有17家控股公司,名气最大的4家子公司是:亿登峰(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亿登峰)、焦作信雅达资产管理公司(下称信雅达)、千森宇(北京)国际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千森宇)和焦作市忠昊农业经济合作联社(下称忠昊农业)。

从工商资料来看,廉金枝大部分公司注册时,经营范围为提供各种“咨询服务”。一位办案民警透露,中宏昌盛旗下的公司业务模式大同小异,公开宣称,专注于为客户提供量身定制的金融服务,也就是向客户拉存款,向企业放贷。但忠昊农业拥有林业、奶厂、果蔬种植基地等实体项目。

在2012年9月由焦作市发改委、市工信局、市统计局、市广电局联合举办的“投资焦作十大风云人物”评选活动中,共有30名候选人公开竞选,廉金枝最终以高票当选。

“当地的报纸、电视、广播、网络连续展播候选人的事迹,接受社会公众投票和监督。这也让廉金枝的知名度在老百姓中大为提高。”当地一名媒体人士说,按照当时的说法,此次活动旨在激励对焦作市经济社会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投资者,进一步营造良好的投资环境,吸引更多企业投资焦作,加快中原经济区经济转型示范市建设。

法治周末记者梳理发现,当地媒体是这样介绍廉金枝的职务的:“现任中宏昌盛投资控股集团公司执行总经理、河南忠昊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大自然生态农业集团公司执行总经理、北京中宏昌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

而对其评价则是:“她年纪轻轻却眼光独到。在中信银行工作期间,提出了自己的理论,让数家发展中的中小企业渡过了困难时期,后来又把投资目光放在了农产品深加工项目上,种植蔬菜以‘有机、绿色、生态、无公害’为亮点,并不断提高产品的知名度,创出品牌,建立以农业合作社为连锁渠道的销售网络,通过农产品深加工使农产品更加精细化、品牌化,走高端农产品路线。”

官民眼中的“诚信”老板

“报纸、电视、网络上经常有廉金枝的报道,感觉她还是很诚信的。”在投资者张文(化名)的眼里,廉金枝人脉关系多,说话办事干脆利落,投资有保障。

法治周末记者从一名办案民警处获悉,在投资者中,既有平民百姓,还有官员和法律界人士。

“手里的闲钱放在银行里利息太低,一年也攒不下几个钱。这家公司信誉好,政府也支持,钱放在里面当然放心了。”张文说,中宏昌盛在宣传资料中称,集团先后被评为中国投资委员会理事单位、中国河南商会成员理事单位、大型企业及个人财富管理机构、最具实力风控机构成员单位、专业资本管理机构、中国高层决策协会理事单位,廉金枝本人也有“孟州市人大代表”等荣誉。

不仅如此,孟州市政府下属的国有公司也与廉金枝进行合作。

孟州市政府《关于成立焦作鑫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请示》显示,焦作鑫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亿元,其中财政出资20%,社会募集80%。工商资料则显示,国资背景的孟州市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出资2000万元。

《募股委托书》则显示,焦作鑫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委托信雅达通过委托理财方式或借款方式,向特定理财客户募集8000万元资金。信雅达将此业务授权给了中宏昌盛代理,并承诺理财预期年化收益率在15%以上。

而信雅达和中宏昌盛均为廉金枝开办的公司。

“如果政府不信任廉金枝,是不会与其合作的,也不会给其那么多荣誉。”焦作市政府一名官员说。

张文说,廉金枝的公司不欠钱,到期可以取,不到期也可以取,不够一月不算利息,不到期利息算1分。投资者每个月都能正常收到利息,否则早就闹开了。

案发后,突如其来的变故,使投资廉金枝公司的人陷入恐慌。9月18日,各地投资者曾自发聚集到焦作市政府门前拉横幅请愿,试图追回自己的资产。

洛阳市吉利区有不少村民把拆迁款也投了进去。一位投资者说,该区东杨、西杨二村正赶上拆迁,约200户村民将4000万元左右的拆迁款存放到信雅达吉利分公司,每月拿利息。洛阳市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办公室9月30日通报称,信雅达吉利分公司两名负责人已经被批捕,新查扣赃款69万元,查封个人住房一套,冻结账户资金213万元。

投资者的钱流到了哪里?这也是警方侦查的重点。法治周末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虽然此案涉及地点多,但由焦作市公安局办理,相关地方的公安机关予以协办。目前,警方通报的冻结资金仅有1.17亿元。

光环背后隐藏的“秘密”

“廉金枝的资金链一直维持得较好,外部几乎看不出风险。”一位办案人员说,廉金枝的资金链维持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高息放贷给中小企业,解决资金周转难的问题,一种则是靠投资者的信赖心理,不断吸收资金。

“他们对放贷非常重视,没把握回收的绝对不会放贷。”曾经向中宏昌盛借款的一位企业主透露,向银行贷款手续繁琐,廉金枝正是看到中小企业在发展中确实需要钱,而且用钱时间紧,周转快,经不起拖延,她手下的业务部专门找有抵押能力的中小企业。

中宏昌盛多名员工表示,公司要求对投资者务必保持“诚信”形象,否则就会失去投资者。

一位李姓员工说,公司高层非常重视外部形象宣传,内部也办有报纸《中宏金报》。

“正常运转的一个公司,为何突然出事了?”事实上,这家公司也隐藏着不少“秘密”。

工商资料显示,中宏昌盛的股本金并非对外宣称的9亿港币,而是1万港币。公司登记的地址为香港尖沙咀金马伦广场16楼F室,也并非官网显示的11楼,而且公司仅有一位在册登记的董事——董振方,其身份证信息显示,为河南省商丘市民权县人,出生日期为1988年5月1日,性别为男性。

2013年11月28日的《中宏金报》上显示,中宏昌盛集团在2013年共签约市值约30亿元的合作项目,涉及矿产、商业地产、汽车附属品加工、新能源、矿产开采、生态养殖、高端服务业等多个领域。

该报纸还列举了当时签约的8个项目,但在网上查不到这些项目的具体情况。

上述李姓员工说,公司收到投资者的现金后,不少都打到了相关负责人的个人账户上,对外解释说,是为了便于支付利息。

忠昊农业以及分布在焦作20余家名为“农枝花”的超市,在当地也颇有知名度。当地媒体报道称,忠昊农业拥有一流的品牌产品,现代化的生产基地,稳定高效的产品供应链,强大的营销网络和优秀的服务团队。该公司创出了“忠昊”“太极拳”“怀川”“荣誉”等一批中国知名品牌,并与多家国际知名企业建立了良好合作关系,公司生产的“怀川牌”系列产品荣获了“绿色食品A级产品”和“中国郑州国际农博会金奖”,“怀川牌”四大怀药系列产品获评中国著名品牌,拥有专利、商标和知识产权等12项。

中宏昌盛一位员工则称,忠昊农业建的大棚蔬菜及果园基地,主要是用来参观用的,几乎没有产出,公司本身也没有经销团队。

忠昊农业在武陟县宁郭镇建有生态有机农业大棚。当地一名人士称,其实忠昊农业也做揽储业务,这些项目的存在能够积极吸引客户往里面投资。

非法集资手段趋于隐蔽

法治周末记者从焦作市政府了解到,该市自2011年开始,就对非法集资问题整治展开了专项行动。2013年,焦作多家投资担保公司倒闭,政府对投资担保市场也进行了整顿。

但这些并没有波及到廉金枝的公司。

今年7月,焦作市发展改革委、市工商局联合开展投资类企业非法集资专项排查行动,集中整治投资咨询、投资管理、投资公司等投资类企业,重点内容是:是否超经营范围从事借贷活动、是否吸收公众存款、是否无照从事非法经营活动等。对查出的涉嫌非法集资类的投资企业,将第一时间移交所在地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

“在这次专项排查中,廉金枝所开办的投资担保公司暴露出不少问题。”焦作市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透露。

这名官员还透露,投资担保机构在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上发挥着必不可少的作用,官方在实践操作中非常慎重。

河南省工信厅官方网站消息显示,截至2014年8月底,全省中小企业单位数达到41.46万家,七成企业有融资需求,半数企业的融资需求不能得到满足。

“在这样的需求下,投资担保公司就有了生存空间,但前提是需要不断吸收资金。”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李建伟认为,不少非法集资活动往往以高收益、高回报为诱饵,打着“支持地方经济发展”“资本运作”“发展三农”等名义,在合法公司名义掩盖下假借投资理财、创业投资等形式,由直接吸收存款发展到进行生产经营投资,由单一债权发展到股权甚至债权、股权相混合,由单人作案发展到组织化、智能化和网络化,手段更加隐蔽。还有的非法集资企业通过异地设立分理处、代办处或者分公司、子公司的方式,跨行政区域吸纳资金,采取用后来吸收的资金支付先前吸收资金的回报,给投资者感到投资无风险,诱其继续投资。

“放出的款项能及时得到回收,非法集资者尚能获得比较高的收益,一旦不能及时回收,他们的资金链就容易出现断裂,非法集资的行为随之会浮出水面。”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名刑事法官坦言,不少非法集资案就是这样暴露的,因资金来源和投资者情况复杂,社会影响也较为恶劣。

李建伟认为,非法集资案的一再曝出,说明众多中小企业的融资之路仍然不够顺畅。另一方面,随着经济的增长和国民财富的增加,居民手中的闲置资金越来越多,保值增值的投资需求旺盛,但可供选择的融资、投资产品种类少、渠道单一,不能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投资需求,不少参与集资者缺乏相应的经济金融法律方面知识,不能区分合法和非法的界限,心存侥幸、发财心切、经不起高利息诱惑。

“要减少非法集资案的发生,还是要帮助充裕的民间资本找个合法的有吸引力的投资回报出口,同时要防范和打击非法集资活动。这应该是金融等相关部门认真思考的问题。”李建伟说。